专题报道
微头条
亲子阅读备受关注 童书成为市场新宠

  “现在的童书太好玩了,立体书、推拉书、发声书等等,连大人都很喜欢,买买买根本停不下来。”兰溪市民陈晓丽是一位4岁孩子的妈妈,在刚结束的淘宝99狂欢节上,她囤了一大箱童书。说起自己加入童书“剁手”大军的原因,她说现在的童书发展创新很快,越来越有意思了,儿子常常吵着要读,自己也很喜欢和孩子一起看书。

  在全民阅读时代,越来越多的家长更加重视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让孩子爱读书、多读书、读好书。童书也因此在近些年成为领跑图书市场的品类之一,销量增速格外迅猛,在京东图书发布的年中图书品类战报中,童书牢牢占据图书品类榜榜首位置,成交额同比增长53%。

童书销量逆袭

  在日前发布的《2019图书阅读报告》中,全国30多个省会、直辖市、地区,除了重庆、贵阳、拉萨三座城市排名第一的是中小学教辅、考试用书外,其余城市无一例外,销量夺冠的统统都是童书。

  实际上,从近两年的各类图书战报中,我们都能读出明显的信号——“童书”销量的增速格外迅猛。

  今年5月召开的“少儿出版结构性调整与高质量发展”高峰论坛上,北京开卷数据总经理蒋艳平就针对当下童书市场带来最新的数据解读:“童书出版从20年前的倒数第二位如今已经发展到第一位。”

  这个逆袭是如何完成的?

  2015年,童书在整个图书市场还只是排名第四。自2016年起,童书消费能力逐年增长,跃居到了第二。据《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到了2017年,童书为整个图书销售市场贡献了三分之一以上的销售额,成为销售排名第一的图书品类。受到读者欢迎的童书中,儿童绘本市场异军突起,并且呈现持续大规模扩张的态势。

  2018年,全国童书用户人均购买童书超过8本,人均花费超过320元。从客单价上看,购买童书的用户在童书上的花费高于图书购买的平均水平,仅次于进口原版书。与此同时,童书市场也始终保持着一个高水平的增长速度。2018年,京东平台童书下单金额同比增长超过35%。

  有市民疑问,是因为“二孩时代”的到来,刺激童书行业崛起吗?出版业内多位人士分析,影响有,但不全是,应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各方面条件促成了其全面扩张。亲子阅读、教育理念的更新,加上80后、90后纷纷成为父母,都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童书行业的蓬勃上扬。另外,出于对儿童视力的保护和担忧,虽然很多父母自己已习惯看电子书,但给孩子的阅读上,仍然坚持选择纸质书,这让童书在电子书时代,依然有了不可动摇的强大生命力。

亲子阅读受关注

  作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不要输在起跑线上。因此,很多父母从小就开始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对于童书的需求也日益旺盛。父母越来越愿意为孩子进行“知识付费”,这也成为驱动童书市场日益繁荣的重要力量。

  今年儿童节期间,京东大数据研究院通过用户的童书消费行为研究,联合京东图书共同发布了《2019京东童书消费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父母人均购买童书8本,人均花费超过320元。这仅是一个平台的数据,而且中小学教辅类图书并不算童书,没有计算在里面。

  曾在英国读研、回国工作的童女士是童书消费的忠实拥趸者,这位80后二胎妈妈有两个女儿,分别是3岁和7岁,在她看来,“欧美国家都非常重视家庭里的儿童阅读。从小为孩子提供书香环境,培养阅读兴趣,扩展知识和视野。现在国内的优秀童书越来越多,我觉得是好事。”

  那么,哪些童书最受父母欢迎呢?

  过去,提到童书,父母第一反应是儿童文学。现在,童书的概念已经今非昔比,亲子绘本、科普百科、国学文化、幼儿早教、英语启蒙、学前教育、分级阅读等都非常受欢迎。这些年传统文化渐热,也涌现出了大量少儿国学图书,成为童书市场的一匹黑马,《故宫里的大怪兽》《哇!故宫的二十四节气》为代表的传统文化类的百科图书就十分畅销。

  父母学历、年龄,以及所在城市,对童书的购买抉择影响非常大。大数据研究院分析,85%以上的童书购买群体学历在大专以上,图书用户是消费者中的高知群体,而童书用户又是所有图书用户中的顶层用户。从数据来看,高中学历的父母偏爱文学和国学类童书,研究生以上学历的父母更喜欢买英语和原版卡通动漫类图书。当五、六线城市销量最大的还是儿童文学书籍时,现在一、二线城市热销童书已被英语启蒙、少儿科普、智力开发、儿童期刊等所代替。

  此外,由于陪伴方式的变化,亲子共读成为一个新的童书消费方向。京东大数据显示,2018年,关于“亲子共读”图书的搜索量比2017年提升了29%,购买“亲子共读”类图书的用户数同比增长超过44%,越来越多的父母关注“亲子共读”这一陪伴方式。

出版商的“新风口”

  童书繁荣的背后,是越来越多出版社选择进入这个领域,分一杯羹。几家出版大腕早已嗅到童书背后商机,率先开启布局,比如中信有了“小中信”,博集去年成立“小博集”,老六的读库也在这两年推出了“小读库”。

  今年,这股势头越来越猛。童书出版不再是传统少儿出版社或童书机构的“专利”,成了兵家必争之地。上海译文出版社、译林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等老牌文艺社,都开启了童书出版。译林出版社最近推出的《发现科学》,就是从德国翻译引进的儿童创意科普书。上海译文两年前就成立了童书中心。

  传统作家们也开始瞄准了童书。知名作家毕飞宇、苏童、毕淑敏、张为、虹影等,都为孩子写过书。这两年,杭州“谍战”作家海飞也为孩子策划起了童书,他的“海小枪枪童书馆”图书系列,目前已出炉《大侦探海啦啦》《大侦探海啦啦低幼版》《海小枪枪的作文课》《少年飞虎队》《海啦啦太空西游记》等。海飞说,“传统作家转型写童书,一定程度上,其实会促进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发展。”

  就连一向低调的科幻小说大腕刘慈欣,最近也忍不住为孩子写起了科幻绘本《烧火工》,这是他为孩子写的第一部科幻童话。不同于《三体》和《流浪地球》宏大的世界观,这个绘本用孩童式的奇想,讲了一个纯真而温柔的故事。

  如今,随着中国优秀作家的成长,儿童文学创作也日益繁盛。在种类繁多的童书中,不仅有让中国小朋友喜爱的系列丛书,也有《三毛》《没头脑和不高兴》等经久不衰的儿童名著,以及从儿童视角对历史、百科、传统文化的解读,这些都带动了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崛起。

分享到